第1条/共93条  已阅57次    
 

康白:非凡的微生态学生涯
 
健康报 2018.09.04
 
□大连理工大学生物医学工程学院精准转化医学控制工程中心 孙长凯

  2008年~2012年美国NIH“人类微生物组计划”及2016年5月美国政府进一步推出的“国家微生物组计划”,使微生物学研究和微生态学认识进入了元/宏基因组学的全新时代。大量研究揭示,脑卒中、顽固性癫痫、痴呆、糖尿病脑病、帕金森、焦虑、抑郁等常见、危重、疑难大脑疾病的产生与发展均与肠道菌群异常存在某种重要关联,粪菌移植等干预方法也已开始进入试用之中。每每对此有所获知和思考,我便想起我国微生态学重要开拓者与奠基人康白教授。8月4日是康老90岁生日,特著此文,以表对他老人家的深切感念和祝福!

  康白教授1928年出生于辽宁岫岩的一个农民家庭,日语熟练,解放战争时期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1946年底,我党在大连创办了解放区第一所医科学校“大连临时医学专门学校”(今大连医科大学前身),康老成为第一批学员,并于1948年毕业后留校工作。

  康老非凡的微生态学生涯与我国著名医学微生物学家、中国科学院生物学地学部学部委员(现中科院院士)魏曦先生紧密联系在一起。1949年大连大学(后发展为今天的大连医科大学与大连理工大学)成立,魏曦先生应邀出任医学院(其前身即“大连临时医学专门学校”)生物学教研室主任兼大连生物制品研究所副所长。1950年新大连医学院成立,魏曦先生建立大连医学院微生物教研组,康老从此开始了在魏曦先生指导下的正常微生物群研究。

  1969年,大连医学院南迁遵义(更名为遵义医学院)时,康老夫妇曾下放大连农村乡镇支医8年,并曾在大连市传染病院短暂工作数月,但其跟随魏曦先生开展的正常微生物群研究却从未放弃过。1978年大连医学院复办,康白教授成为微生物学及流行病学教授。前大连医学院党委书记孙又珊曾撰文特别回忆说,康白教授当时在人员、经费都少得可怜的极为艰苦的条件下,在简陋的平房中严谨治学、刻苦研究、勇于创新,创办了全国性微生态研究中心和相关学术刊物。

  1979年10月,在第四届中国微生物学会年会上,中国微生物学会人畜共患病专业委员会正常菌群学组成立,魏曦先生与康白教授分别任正、副组长(后康老接任组长)。1981年6月底7月初,中国代表团在魏曦先生带领下赴日本参加第七届国际悉生生物学讨论会。中国微生态学的重要研究成果开始被国际同行所了解,其中包括康白主持研发的“促菌生”对人、兽共患腹泻病具有明显疗效的重要成果。该成果获得重要关注和高度评价(1987年获国家发明三等奖)。8月初,魏曦先生与康白教授在大连旅顺召开了第一届全国微生态学学术研讨会,向全国135位同道快速介绍了微生态学的崛起和进展,通过了由康白教授领衔研发的我国第一个微生态调节剂“促菌生”的专家鉴定。其后,大连医学院微生态学研究室成立,康白教授任主任。这是我国首个微生态学研究室。

  在两位前辈的引领和推动下,从1987年开始,全国多所院校开始设立微生态学教学组织,开设微生态学新课程。1988年7月,我国第一部《微生态学》教科书由大连出版社出版,康白教授任主编,魏曦先生参编并撰写序言。同年,在康白教授主持下,大连医学院与大连市旅顺口区医院联合建立全国首家微生态学临床研究基地。年底,康白教授等发起的中华预防医学会微生态学会成立,康白教授任学会主任委员,魏曦先生为此亲笔撰文,半年后便与世长辞了。

  恩师离去,康老更加努力奋斗。《中国微生态学杂志》如期创办,除促菌生、乳康生、回春生(著名的“丽珠肠乐”)等系列产品不断问世和转化外,康老主持研发成功的“口服双歧杆菌活菌制剂”、“乳杆菌活菌胶囊(阴道用)”也先后于1991、1999年获国家新药证书。1990年大连医学院成立微生态学教研室,1993年建立微生态学研究所。其后康白教授还先后推动建立和支持“大连医科大学科达药业有限公司”、“山东三株实业有限公司”等多个重要微生态企业及“全国高技术产业化微生态中试基地”等重要机构。

  2003年秋,在我担任大连医科大学科技处长一年多以后,康老曾兴致勃勃来办公室找我,来时还带来了一本新书。这本书是他带领弟子们刚出版的《微生态学原理》,他还特别在书中写上:“请孙处长指正。”康老兴奋地告诉我,他与时任大连医科大学副校长的微生物专家黄敏教授等已决定编撰《微生态:人体新的生理系统》一书,希望我能从科技处的角度给予支持和帮助。

  当时人类基因组测序刚刚结束,我未曾特别思考便坦言:“人体其他生理系统都是来自于共同的人类基因组,人体微生物来自各种非人类基因组,是不是不应该与人体其他生理系统相提并论?”此后康老再未找过我,我也未再听说过他继续主持编撰上述《微生态:人体新的生理系统》一书。这次相见也成了我越来越挥之不去的一大心结和愧疚。

  2017年底,我获邀参加第S39次香山科学会议“颠覆性技术发展前沿和热点研讨”,我报告的题目是《人体微生态系统精准转化医学工程》。在报告中,我提出了一个对目前临床医学、健康科学、转化医学、精准医学及人体微生物组学、微生态学与悉生生物学可能均具有重要发展意义的全新模型构建方案,受到与会院士、专家们的关注。什么是“人体微生态系统”?与自己15年前曾浅薄非议的康老《微生态:人体新的生理系统》的构思有何区别和联系?是不是因为当年与康老唯一一次的交流让全国同道缺少了一部智慧大作?香山会议之后,我的相关研究一直在紧密推进中,每次思考相关问题便不由得歉意顿生,深感自己欠康老一个道歉,甚至可能欠全国多学界同道一个道歉。

  带着这样的愧疚,在康老90岁生日来临前夕,我到医院看望了康老。只可惜康老因患脑卒中多年已不能交谈。我已无法向康老道歉、感谢和请教,只能向康老家人表达了自己的深深遗憾与祝福。
 
 
<<上一记录 下一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