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条/共5356条  已阅3次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副院长王立明
敬重生命最好方式就是不断突破医术
 
新商报 2017.01.20
 
  昨日,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副院长、器官移植中心教授王立明一大早就读完了新商报关于“大连突破 我的突破”的系列报道,一位又一位行业领头人的故事让他深感共鸣:“在这个时代下,市委市政府提出‘坚持求变求突破 勇当振兴领头羊’的年度精神尤为重要,这是对各行各业的一次集体精神提振。”器官移植在医学领域被定义为“医学之巅”,尤其是肝移植更代表着技术和难度的高峰,作为器官移植的著名专家,王立明带领团队昼夜不眠,顶住压力在“鬼门关”前帮助一个又一个患者完成了生死突破,他说,“作为医生,敬重生命最好的方式就是不断突破医术,因此,技术突破是我们的职业本能。”

  七天七夜没回家完成“第一例”

  和其他行业领头羊一样,王立明在迎来突破的前一刻也经历了人生最艰难辛苦的一段时间,只有度过这段黎明前的黑暗才能到达胜利的彼岸。

  2001年10月,作为高端技术人才王立明被引进到大医二院,次年,他就带领一支团队,完成了第一例尸体肝移植。为了这位患者,王立明七天七夜没有回家,经受住了体力、意志力和技术三大极限的挑战。当得知外地有供体后,不论路途是否遥远、白天还是黑夜,王立明亲自带队到当地取肝,再马不停蹄地赶回大连进行移植手术。手术做了一天一夜,由于经验不足,术后他也住在监护室里看护患者,关注每一刻病情的变化。到了肝移植这一步,患者都是奄奄一息的,肝硬化容易出血,凝血又不好,此时是最考验医生意志力的时候。王立明告诉记着,有位患者移植完成后整整24个小时不断出血、渗血,内心不够强大的医生都会精神崩溃。

  到了2006年,王立明又迎来了更高的挑战——活体肝移植。一位年轻的小伙子肝坏死,母亲要为儿子捐肝;另一位母亲肝硬化,儿子欲为母亲捐肝。“活体肝移植,供者是健康人,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有可能危及患者和供体的生命,不仅需要更充分的准备和过硬的外科技术,还要承担社会伦理的拷问。”那是王立明精神压力最大的时候,每天都难以入睡,好在一切都挺过来了,还在东北地区引起不小的轰动。

  依靠团队力量才能冲刺更大的突破

  攀登“医学之巅”的肝脏移植,需要团队的力量,王立明非常感谢这个项目得到了全院的重视,为此医院上下总动员,组建了一支以他为主要负责人的数十人的团队攻坚克难。十多年来,每一次器官移植都让这支团队在外科手术技术以及术后重症监护水平上不断精进,完成了老中青梯队建设。

  如今,王立明团队的肝移植技术已经十分成熟,但是他还是在思考,如何能让供体损伤小,如何用药,围绕手术期如何让手术更加成熟、患者如何恢复更快而不断改进、调整,这是他们未来还要坚持做的革新与突破。他这样告诉记者,“一位医生只怀有医学突破的欲望还远远不够,只有依靠团队的力量才有可能实现更大的突破。”记者李媛媛
 
 
<<上一记录 下一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