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条/共6247条  已阅35次    
 

四年完成200例造血干细胞移植移植数量居辽宁省首位
 
新商报 2018.04.16
 
 记者李媛媛


  造血干细胞移植水平代表一家医院血液科的高度,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血液科用四年完成约200例造血干细胞移植的数量优势跻身东北三大移植中心之一,并于2016年成为辽宁省造血干细胞移植医学中心。自2014年科室成立以来,年龄最小的移植患者11个月,年龄最大的64岁。移植中心于2015年与大连市青少年发展基金共同成立了大连市青少年重大血液疾病骨髓移植救助基金,截至目前捐助了近40例贫困的血液病患者,总救助额达100万元以上。从科室组建,到团队培养、体系打造,直至能够完成造血干细胞移植,血液科主任闫金松仅仅用了不到两年时间。

  A

  曾被放弃的白血病患儿 如今重归正常人的生活

  肿瘤宣传周之前,记者跟随闫金松出门诊,遇到了造血干细胞移植年龄最小的患者来复诊。两年半前,他被确诊为急性髓细胞白血病,当时才11个月。外地几家大医院都认为患儿病情复杂,建议家长放弃治疗。“当时没有医院敢给这么小的孩子做移植。”顶着巨大的压力,做了最充分的准备,闫金松采集了患儿父亲的造血干细胞进行移植。如今,这个孩子已经可以和同龄人一样生活。

  白血病的发病率为4.7/10万,伴随近年来血液病诊断手段和人们健康意识的提升,很多白血病患者通过检查被发现。然而,白血病的类型很多,有些类型十分棘手,高昂的治疗费用让有的家庭因病致贫。20多岁的白女士刚刚结婚就被诊断为罕见的双克隆白血病,而且经济困难。闫金松帮她申请了救助基金,并采用了大剂量化疗联合靶向药物的治疗方案。移植后,患者随诊一年多,状态良好,维持了家庭的稳定。每一次造血干细胞移植成功,都是成功挽救了一个家庭。

  B

  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 供体选择更加广泛

  在门诊,闫金松经常会听到有的家长咨询,是否有必要保留脐带血。医生表示,一旦孩子患上白血病,脐带血移植是可以选择的方法之一,但是需要考虑造血干细胞本身是否有遗传缺陷,以及若干年后脐带血量是否够移植数量等问题。“如今,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技术已经非常成熟,采集父母、同胞兄弟姐妹或者骨髓库提供的造血干细胞进行移植是国内外公认的最适合的治疗方法。其中,父母与子女以及兄弟姐妹间血缘半相合移植技术十分成熟,供体选择不再是障碍。”据了解,科室完成的移植中,60%就属于此类。

  闫金松介绍说,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对患者最大的好处就是造血系统和免疫系统重建,综合来讲,能够使得70%的患者达到生物学的治愈。急性白血病、慢性白血病、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再生障碍性贫血、噬血细胞综合征、先天性免疫缺陷性疾病等患者,都可以因移植而获益。

  纵深

  移植是个庞大而复杂的工程体系

  在大医二院B座13楼有一个特殊的病房,那就是“移植仓”,做造血干细胞移植的患者就是在这里重建造血和免疫系统。这个“移植仓”内设有8个独立的病房,拥有自成体系的通风系统,为患者营造了一个无菌的环境。对于已经做完致死剂量化疗的患者而言,任何感染都是致命的。因此,医护人员进入“移植仓”都需要执行数道严格的消毒程序。而患者所在的独立病房,更是达到无菌的百级层流标准,比手术室还“干净”。而这只是造血干细胞移植的其中一个环节,整个移植过程比想象的更为庞大而复杂。

  从组建开始,闫金松就为血液科打造了一套完整的人才和技术体系。“移植中心由8位医生、十多位护士以及4个实验室组成,形成移植的医生、护理、实验室三大团队。在技术上,干细胞的动员、采集、冻存、复苏,移植干细胞的成分分离、回输,移植的预处理,进行移植,移植后治疗和随诊都有严格的制度约束。”不仅如此,闫金松还要对各种资源进行协调整合,正是这些成就了大医二院血液科的核心竞争力。

图片说明: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血液科主任 闫金松
 


 
<<上一记录 下一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