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条/共6636条  已阅22次    
 
大医二院产科“保驾”、器官移植团队“护航”

换肝人成功诞下健康宝宝 终圆“母亲梦”
 
大连晚报 2018.10.15
 
大医二院器官移植团队在手术中。

 

  初秋,是自然界收获果实的时节,34岁的张女士也在这个季节收获了自己人生中的硕果——成功诞下了一个健康的宝宝,成为伟大的母亲,但与其他新生儿的妈妈相比,张女士看着襁褓中的孩子,内心的情感更复杂、情绪更激动,因为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妈妈,而是一个在四年前接受过肝移植、闯过生死关近乎重生的女性。如今能够像其他健康女性一样成功怀孕、顺利分娩,她感觉“就像做梦一样”,而帮助她梦想成真的,正是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简称大医二院)的产科团队与器官植团队。

  换肝四年后她想成为母亲 “这种执着我们难以拒绝”

  今年年初,当张女士慕名找到大医二院产科王丽霞主任时,几乎是带着最后的希望。“当时她已有孕在身,而我们确实还没有接收过肝移植后受孕的女性,所以无论对于她还是对于我们,都存在着可知与不可知的诸多风险。”在了解病史时,王丽霞主任了解到,2014年张女士接受了肝移植手术,获得了新生,而在恢复健康的四年中,已为人妻的张女士强烈地期盼能像别的女性一样怀孕生育,圆一个“母亲梦。”

  “尽管肝移植后是否适合怀孕生育在业内还存有争议,但面对已经有孕在身的患者,以及她强烈的生育愿望,作为产科医生我们难以拒绝,而且我们也有信心能够承担起这个重任。”尽管科室之前并没有接收肝移植孕妇的先例,但经验丰富的王丽霞主任对于肝移植患者的妊娠风险有着清晰地了解:在我国,首例肝移植后足月妊娠后分娩的报道出现在2005年,迄今为止,国内外报道的肝移植术后育龄女性受者成功妊娠并分娩的为数百例。“全世界的相关病例为数百例,说明肝移植后成功妊娠并分娩是一项风险较大的尝试。”王丽霞主任介绍,与普通孕产妇相比,肝移植后妊娠属于高危妊娠,胎儿死亡、分娩前孕产妇和胎儿并发症的发生率比普通孕产妇要高出2~3倍。对母体来说,风险包括妊娠期高血压疾病、妊娠期糖尿病、妊娠期胆汁淤积、移植肝功能丧失、宫内感染等;对于胎儿的风险在自然流产、早产、新生儿低出生体重及胎儿宫内生长受限等。“所有这些风险一直伴随着孕产妇怀孕到分娩乃至产后全程,为了保证母婴平安,我们的医护团队为这位特殊的患者制定了极为个体化的医疗护理方案,从妊娠早中期就建立了严格的孕期监护,最终保证了孕妇在近39周、胎儿足月时完成分娩,能够安全、顺利地完成整个过程,主要得益于我们在免疫制剂使用上的丰富经验及医院的综合实力,这两点可以说是我们的信心之源。”

  王丽霞主任介绍,近年来,大医二院产科接诊了诸多合并风湿免疫问题的孕产妇,在免疫制剂的使用上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而这一点对于帮助肝移植患者进行抗病毒、抗免疫治疗,安全度过孕期并成功分娩至关重要。与此同时,大医二院拥有一个已经有17年器官移植经验的专业团队,在张女士分娩前,肝移植团队对患者分娩前、后的用药情况进行了细致的指导,与产科形成了“双保险”,在两个团队及麻醉科、超声科等多个科室的共同保驾护航下,张女士最终成功分娩,圆了自己的“母亲梦。”

  捐献情况向好 “肝硬化中末期患者应考虑尽早移植”

  一直以来,移植医学被称为“医学之巅”,而肝脏移植就是山巅处的一处丰碑。2001年10月,王立明教授作为高端技术人才被引进到大医二院,成为器官移植中心的带头人,当年的12月24日,他就带领团队完成了大连地区首例肝脏移植。之后,这个团队不断刷新着行业纪录——2004年成功完成东北地区首例二次肝移植手术,2005年成功切除目前世界上最大肝腺瘤,2006年成功开展成人间活体肝移植……截至目前,在大医二院副院长王立明教授带领下,大医二院器官移植中心已完成肝脏移植近300例,其中包括两例东北首创成人间活体肝脏移植,手术一年、三年的存活率均达到或接近国内的先进水平。

  拥有器官移植中心,无疑是一个医院实力最强有力的证明。大医二院肝胆胰外一科高振明副主任介绍,肝脏移植几乎是目前外科手术中最大、最复杂、最困难、耗时最长的手术,因为腹部许多重要脏器、大血管、神经都在此处交会。“要成功完成肝移植,不仅需要外科团队临床技术高,而且还要掌握丰富的相关学科知识,对于麻醉、ICU、护理、随访等也有非常高的要求,是对团队整体水平的考验及检验。”在17年的发展壮大过程中,大医二院器官移植团队创下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就在不久前,这个团队历时8个小时,帮助一个200斤的肝癌患者成功完成肝移植,被北京、上海多位权威专家判了“死刑”的肝癌患者,在大连大医二院得以“重生”。

  高振明副主任介绍,该病例的患者在20年前查出乙型肝炎,8年前确诊为肝硬化。2013年,患者因腹胀严重来到大医二院消化内科住院,诊断为肝硬化、失代偿期,经过系统治疗,病情好转后出院,之后一直在大医二院随诊。8月,患者被查出已发展成原发性肝癌,而北京、上海等地的多家知名医院给出的治疗意见都是无法手术,建议保守治疗。“患者家属找到我们时,我们的科内会诊意见与国内各肝移植中心的会诊结果一致,由于患者过于肥胖、心肺功能差、各项指标均不达标,不适合做移植手术。”然而,患者的家属对于肝移植手术表现出强烈的愿望,并对大医二院的器官移植团队表示“百分之百的信任”,面对愿以性命相托的患者和患者家属,王立明副院长、高振明副主任带领团队反复会诊,最终决定迎难而上,接受这个挑战。幸运的是,在制定手术方案后的第三天,患者就等来了与之匹配的肝源。

  手术的难度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想。“开腹后,由于患者腹部是厚厚的脂肪,暴露十分困难,我们几乎是面对着一口深井进行手术操作。”回忆手术过程,高振明副主任依然难以平静,由于患者心肺功能差,有门静脉血栓,凝血功能也不好,术中失血达5000多毫升,血压也一度降到60,患者一度休克……经过田嘉欣教授等麻醉医生的倾力配合,历时近8个小时后,这台由近30个医护人员共同参与的手术才告结束。

  移植手术完成了,但整个治疗过程并没有结束。术后,患者出现了并发症,情况再度危急。大医二院器官移植团队夜以继日,与相关科室想尽一切办法,并与国内其他器官移植中心建立会诊。术后第5天,患者的各项生命指标终于稳定并持续向好,术后第11天,患者顺利从ICU转出,这意味着患者已经闯过手术关、术后多器官衰竭关,虽然还要面对感染、排异等问题,但生存、康复的希望近在眼前。“这个病例几乎是我们近300例肝移植中最难的一例,有勇气去承担、有信心去完成,是因为我们的团队、我们的实力。对患者来说,这是一个奇迹,对我们来说,这意味着团队又迈上了新的台阶。”

  目前,随着对器官捐献宣传的深入,肝脏的捐献情况相比之前已有很大的好转,肝源的获得已不需要等待极长的时间,所以截至目前,大医二院器官移植团队在今年已完成11例肝移植手术,而且手术均是高质量完成。高振明副主任介绍,目前肝移植主要针对肝癌术后复发的补救性肝移植及肝硬化中末期肝移植,“目前肝源的获得已不是肝移植的主要障碍,无论从病情的需要还是手术的效果来说,我们都建议肝硬化中末期的患者尽早考虑肝移植,相信这对于患者的生活质量及生存时间都有非常积极的影响。”                  文/赖莹 图/大医二院

 


 
<<上一记录 下一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