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条/共5451条  已阅101次    
 
讲述公立医院改革
分级诊疗 大医院应释放引领力
 
健康报 2017.03.13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副院长 王绍武

核心阅读

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及基层服务能力提升,大医院的引领力十分重要。在公立医院改革背景下,地方大型医院要思考的是,如何主动作为,拿出实干的勇气和举措,和基层联合共赢。

2014年11月,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以下简称“大医二院”)医疗联盟成立,成员单位不局限于医院,同时也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等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纳入其中。两年多走来,以“三级联动”为核心的医疗服务链目前基本上达到了基层首诊、双向转诊、上下联动、急慢分治的分级诊疗要求。

依靠四条纽带维系合作

作为辽南地区首个医疗联盟,成员单位之间的合作主要依靠行政、技术、信息化和利益等四条纽带加以维系。在联盟建设初期,是以前三条纽带为基础,建设到一定程度后,社会效益、经济效益以及成员单位之间互惠共赢的利益纽带则逐步突显。

大医二院医疗联盟成员分为核心层、紧密层、项目层。核心层成员是大医二院的3个院区,人财物统一管理,行政职能垂直管理,临床业务平行管理。紧密层成员为14个县区级二级医院,相互之间主要以技术输出和资源共享为有效连接纽带。紧密层成员坚持“不求多,更求精,分阶段、分区域”的遴选原则,连续两年未做增补,同时紧密层成员在产权、人事方面都是相对独立的。项目层成员为140余家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主要以远程心电、远程病理、远程影像以及社区开单检查等项目为合作契机,以项目契约书方式进行约束。

把硬性支持变为需求互动

医疗联盟建设工作能否落到实处、取得实效,关键取决于作为核心层医院的引领能力与责任意识。大医二院以管理理念、医疗业务、科学研究、人才培养四大资源共享群为基础,提出了医疗联盟建设“五个一提升计划”,即新增一个服务项目、解决一个业务急需、突破一个薄弱环节、带出一个技术团队、扶持一个重点专科,实现了从“授人以鱼”到“授人以渔”的理念转变,从而达到联合共赢、同步发展的目的。

新增一个服务项目就是帮助成员单位推广开展新技术。比如,在紧密层成员瓦房店第三医院挂牌建立了“辽宁省中西医结合糖尿病足治疗中心临床基地”,使瓦房店及周边地区糖尿病足患者就近便可获得优质专业的医疗护理服务;通过技术骨干人员输出,帮助大石桥市中心医院、瓦房店第三医院开展腔镜微创手术。

解决一个业务急需主要是开展远程医疗合作项目,借助信息化手段,一方面解决了各成员单位短期之内的业务急需,另一方面也建立起了“传帮带”的长效机制。

突破一个薄弱环节就是根据成员单位在人事管理、绩效考核、纠纷管理、医保管理等工作上的薄弱点,定期派遣专家开展专题讲座与现场指导,有效提升成员单位的整体管理水平与管理效率。

带出一个技术团队就是帮助紧密层成员单位打造合理人才梯队、培养骨干人才。大医二院在研究生学历教育、短期进修培训、规范化培训、继续医学教育等四个层面建立了“人才培养共享群”,通过“走出去、请进来”两种途径,根据各成员单位的具体需求,着力培养技术过硬的专业团队。

扶持一个重点专科就是以单个项目为突破口,扶持成员单位重点专科建设,比如庄河市中心医院肿瘤内科、东港市中心医院心内科、瓦房店第三医院泌尿科、普兰店区中心医院眼科等专科共建合作项目。

上述工作都是联盟内部自己探索的,带来了一些体制机制的创新。比如说以需求为导向的互动合作模式,把过去的被动合作变成了主动合作,把过去硬性支持变成了基层的需求互动,对各个联盟成员单位进行了实质上的帮助,而不是流于形式上的联盟签约。

自建信息平台畅通双向转诊

分级诊疗当中信息化手段是不可或缺的,我们专门开发了医疗联盟内部双向转诊信息平台,使信息化建设从单一的远程会诊变为远程教育、双向转诊、信息共享等一系列内容。

项目层远程医疗服务主要包括三个方面:影像、心电和病理,目前已建成远程影像分站20家,完成远程诊断4000多例;建成远程心电诊断分站130家,完成4万余例静态心电远程诊断和3000余例动态心电远程诊断;远程病理相对来讲难度大一些,已建成远程病理分站6家,完成了1000余例远程病理诊断。还有会诊申请、远程教育、大型设备的资源共享等项目都在持续建设和改进当中。

针对创伤、脑卒中、胸痛、高危孕产妇等重症患者,我们通过区域协同急救网络,对院前、院中的转诊及急救流程进行了整合。比如患者上了“120”救护车之后,生命体征及心电图就能从车上传到医院急诊室,急诊室医生一看到有心梗,就会马上告诉导管室做相应准备,患者来了直接就可以到导管室做心脏支架植入,保证患者在最短的时间内接受有效的治疗。

为了畅通双向转诊渠道,我们还出台了内部医生多点执业制度,方便大医院医生下去帮扶,方便基层医生上来学习。

思考——

在医疗联盟探索和运行过程中,我们也发现了一些问题,特别需要政府的政策支持。比如说,我们现在是1家核心层三甲医院对着14家紧密层二级医院,但是紧密层成员之间的合作交流很少。可是,三甲医院的资源也是有限的,专家不可能都走下去,如果都走下去,大医院空了怎么办?这也不是一个长久之计。另外,网络建设还有很多困难,比如投入还不足,这也阻碍着信息的互联互通。(本报记者阎红整理)

 


 
<<上一记录 下一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