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条/共613条  已阅10064次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刘晶和她的团队

在艰难与孤独的坚守中给大连带回了“至高荣誉”
 
新商报 2017.02.13
 
  一周以来,随着市委市政府关于坚持变中突破,扭住八个突破点报告引发的讨论,各行各业几乎都在对“自我突破自我驱动”进行着反思与回顾。作为从来都需要不断突破创新以谋求进步的医疗界,去年其实也有着让大连人振奋的事情——2016年10月,一度沸沸扬扬的干细胞临床研究机构备案工作终于尘埃落定。在全国1200家三级甲等医院经由各省市推荐、国家卫计委遴选之后,全国16个省、直辖市的30家医院首先获得干细胞临床研究的优先开展权。其中,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赫然位列其中,而作为带领辽宁省成功入围国家干细胞临床研究第一方阵的核心人物、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刘晶,回忆起来这“幸福时刻”,却直言“艰难、绝望与孤独”,其中到底有怎样的故事?

  “我们是辽宁省的唯一一家入选的单位,以我们的技术实力来说,我们敢说自己能占据东北第一的位置。”刘晶直言,她和她的团队多年来的坚持与付出,到此时开始得到了认可,“去年11月,在30家单位已经备案的基础上,国家卫计委又优先选出其中9家作为重点扶持对象,我们再次入围;12月首批批准开展7个项目,由刘晶牵头的国内第一个神经干细胞和脐带间充质干细胞治疗小儿脑瘫的干细胞临床研究项目成功获批。”

  “过程真的是太艰难了!”谈起为什么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研究团队能够在全国闯入第一方阵,刘晶用这样的话语来形容。2009年从英国牛津大学留学回国之后,刘晶就带领着团队,创新性地创立了分区独立,满足最高临床应用标准,独立设计,集基础研究、临床前研究及临床应用于一体的复合功能干细胞临床研究平台,“但那几年,中国的干细胞临床研究五花八门,乃至于相关研究几度被禁止、叫停,我们真的是在近乎绝望的情形下,一步步走过来的。”刘晶表示,尽管濒临绝望,但她始终还是相信,中国的干细胞临床研究,迟早会走出混乱与黑暗,迎来光明的前景,如今,她成功盼来了这一天。

  “我们没有什么秘籍,如果说我们的成功之处,那么就在于我们守规矩。从牛津留学回来之后,我们是严格按照国际标准建设平台,我们平台设计标准,2011年被作为新理念收录到国际工具书中,这是全世界第一个干细胞方案;此外,我们的平台设计已被国内外20余所医疗机构借鉴和采纳,实现了成果转化。”虽然彼时中国干细胞研究的外部环境很乱,但刘晶和她的团队,始终坚持做国际化高标准,拒绝急功近利,“我们在做临床试验的过程中,一直是非常慎重的,我们严格控制临床试验的数量,此前只做了15例渐冻人的试验,也就是说,干细胞临床试验,一定要用于疑难疾病。”

  而踏踏实实的完善干细胞研究质量管理及风险控制程序和相关文件,钻研干细胞技术及相关科学研究内容,这让刘晶和她的团队得到了国际上诸多同行的认可,“我们在干细胞临床研究上进行的中俄科技部重大专项、中英国际合作等项目,都是对方主动来找我的,因为我们的标准被写到国际工具书中,这是中国目前唯一符合条件的,在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也算给大连争光了!”刘晶如是说。不过她也有难过之时,“我感觉咱大连的干细胞产业布局,起步太晚了,之前我去国家卫计委答辩的时候,北京、上海、广州、江苏和浙江,去的都是‘大部队’,有企业,有研究院所,有医院,只有咱大连尚未形成干细胞研究的整体氛围和相关产业布局,我们可以说是在极度的孤独中,为大连拿回‘至高荣誉’——拿回第一方阵的资格和小儿脑瘫干细胞临床研究项目。”

  孤独中坚守,按规矩前行!在刘晶看来,这恰是她和团队自我突破自我驱动的核心所在。

  记者曲宏波
 




 
<<上一记录 下一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