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条/共5718条  已阅112次    
 

记者走基层·探访大医一院急诊科
长夜中,医护人员用爱与责任救治病患
 
地铁时报 2017.08.01
 


    在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急诊科(以下简称急诊科)的中心诊区,每天有近千名患者前来就诊。当病痛袭来时,国籍、财富、地位……患者平时关心的任何东西都不再重要,他们只求恢复健康。在这里,每一位医护人员分秒必争,竭尽全力地救治每一个生命。

    短短1小时接诊十几位被海蜇蜇伤的患者

    7月23日16时30分,记者来到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急诊科(一部)。正值晚高峰,急诊科人头攒动、患者络绎不绝,夜班医护人员开启了忙碌模式。一个身穿泳裤的小伙儿和朋友惊恐地跑到急诊皮肤科。50分钟前,他在海滨浴场被海蜇蜇伤,皮疹像山脉一样延伸到整个背部。

    “被蜇后有没有用明矾处理患处?有没有过敏史?有没有胸闷、咳嗽、呼吸困难、恶心等症状?”急诊皮肤科的于医生问道。

    “这些症状我都没有,就是肿的地方疼。医生,我有没有生命危险啊?”小伙儿担心地问道。

    “你目前只是皮疹重,皮肤疼痛明显,没有呼吸困难和咳嗽等症状,我给你开碳酸氢钠外涂,再肌肉注射一支地塞米松,暂时不需要输液。你在医院待一段时间,如果没有呼吸困难、咳嗽等不适再回家,按照医嘱用药,晚上一定要继续观察,一旦出现症状立即就医!”于医生一边不停地书写,一边回答道。

    仅仅一小时,急诊皮肤科就接诊了十几位被海蜇蜇伤的患者,甚至有患者驱车一个多小时,从旅顺赶来就医。

    “大夫,你还是给我开个吊瓶吧,药效强好得快。”

    “大夫我在网上查到一种外敷的药,

    你这有没有?”

    “吊瓶是在抢救危重病人,需要大剂量的激素时才会应用。你没有明显的全身症状,如呼吸困难、频繁咳嗽、胸痛等,暂时不需要应用激素……”面对患者的各种疑问和要求,医生耐心地说明自己治疗方法的科学性和必要性,慢慢转变患者的想法。

    18时许,在急诊科的大部分科室,患者开始排起了长队。“You'llbegivena blood test to make sure thefurthertherapy.(先给你验下血,以便确定下一步的治疗方案。)”一位急诊内科女医生用流利的英语为一位心脏不适的外国患者治疗。

    多科室联动为患者带来生机

    夜幕降临,18时30分,救护车急促的警笛声响彻中山路,一位年近八旬的患者从金州紧急转院而来,老人从两天前开始剧烈腹痛,但当地医院无法治疗。在急诊科抢救室,剧痛令老人虚弱地蜷缩着身体,焦急的儿女们有些不知所措。“1、2、3……”老人迅速被转移到急救病床,医护人员立即给她戴上检测设备,急诊外科医生分秒必争,仔细查看20多张病志单、化验单、CT图片等材料。老人丧失了语言能力,医生用手按压老人的腹部,通过老人的表情判断疼痛部位。“请急诊内科的医生到急救室来!”听到同事的呼唤,一位急诊内科医生迅速跑进抢救室。最终,在内科和外科医生的合作下,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检查和治疗,老人疼痛得到了缓解,等待儿女以及医护人员的,是老人进一步的治疗和漫长的不眠之夜。

    在急诊科抢救室,大部分患者是突发心肌梗死等心脑血管疾病的老年人,心率检测仪的光标努力地跳动着,仿佛是患者

    在倾诉对生的渴望。而医护人员不停歇的脚步、工作台上的奋笔疾书、病床前奋力的抢救,都将为患者带来生机。

    人间百味在这里交织

    “你们休息一会儿吧,去吃点饭,我在这里照顾父亲。”20时许,一位患者家属在病床前轻声地对兄弟姐妹们说。此刻,躺在病床上的父亲睡着了,痛苦的表情渐渐舒缓。“只要过了今晚,就会没事的,你们不用担心。”她通过视频让家里的亲人放心,通话结束后,她叹了一口气,低着头虔诚地默念着什么。

    走廊里,一个小女孩依偎在母亲的怀里,安静地睡着,因严重过敏而肿胀的嘴唇,眼角风干的泪痕,都在诉说着她所承受的病痛。母亲轻抚着女儿的后背,凝视着昏暗的灯光,百感交集。一位医生走到女孩母亲身边,接过她手中的药,轻声地安慰并叮嘱她用药的注意事项。

    在妻女的陪伴下,一个中年男人踉跄地走进急诊科大厅,疼痛让他的表情变得扭曲。十几岁的女儿小心翼翼地搀扶着他,这个男人执拗地把身体拧到一边,艰难地挺着脊梁。他坐上导诊护士推来的轮椅,调整到相对舒服的姿势,作为父亲、丈夫、家里的顶梁柱,他不想让自己最在意的两个女人因看到他的虚弱而感到无助。

    彻夜的雷雨浇不灭急诊科的喧闹和忙碌。浑身痱子、不停啼哭的宝宝,饮酒过量而人事不醒的醉汉,呕吐不止、虚弱无力的妇女……许多患者被陆续送往急诊科。医生每天都会遇到各种突发事件、疑难杂症,对于他们而言,接诊每一位新患者都是新的挑战。

    医生平均5分钟接诊一位患者

    23时,城市进入了梦乡,从16时30分起,仅急诊皮肤科就接诊了70多位患者,医生平均5分钟就要对一位患者的病情进行询问、判断、确诊、治疗,绝不能误诊。

    “孩子,你没事了,可以回家了,要好好休息才不会再生病哦!”一位年轻的女医生温柔地抚摸着小女孩的头。“阿姨再见!”小女孩露出灿烂的微笑,“走喽,回家喽!”她的小手紧紧握着爸爸妈妈的手,一家三口的忧虑烟消云散。

    7月24日早8时,城市从睡梦中苏醒。经过一夜高强度的脑力和体力劳动,急诊科的医护人员已经疲惫不堪,他们可以暂时休息了。这些与城市作息颠倒的医护人员,保证急诊科各科室正常、高效地运转,为一个又一个在黑夜中无助的生命带来希望。

    本报记者秦龙

    记者手记

    为患病亲人默默祈福的妇女,恨不得替女儿承受痛苦的母亲,为让妻女安心而强忍疼痛的男人,不眠不休、全神贯注的医护人员……记者在亲身经历了急诊

    室忙碌的一夜后,感慨良多。

    记者想起美国医生特鲁多墓志铭上的一句话:“偶尔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医务工作者的高尚之处,在

    于竭尽全力帮助每一个渴望活下去的生命,更在于安慰每一个因不幸而受伤的心灵。在急诊科,记者见证了世间各种疼痛与呻吟,更为爱与责任而动容。
 


 
<<上一记录 下一记录>>